{站长验证代码}

外汇投资网外汇投资网

virtuelles geld

virtuelles geld


炒外汇的难点一是要分清市场是多头、空头还是盘整,二是要克服逆境操作的人性弱点。


  为此,既要不断积累经验,提高认识,又要勤于研究和判断基本面和技术面。


  没有捷径可走。


  在浮动汇率制度下,外汇市场行情只有三种,即上涨行情、下跌行情和盘整行情。


  在外汇市场中,盘整市场约占每年交易日的70%-80%,其余20%-30%为多头或空头。


  在盘整行情中,投资者首先要确定盘整区间,然后在区间的上端卖出,在下端买入,也就是所谓的低买高卖,这样才能获得利润,风险也不会太大。


  投资如果一个人能够合理的实施止损策略,甚至可以加大投资金额,以获得更大的利润。


   提升企业汇率风险管理能力  随着我国的国际影响力增强,国际经贸来往日益增多,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境内外人民币外汇交易量激增,境内外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态势良好,汇率风险管理工具日趋完善,为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提供了多种便利条件。


    以伦敦为例,2020年10月伦敦人民币外汇交易量(主要对美元)达到1.8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提高了31.36%,其交易产品包括即期交易、远期交易、无本金交割的远期交易、外汇掉期、货币期权和外汇期权;参与者有做市商大型商业银行(46.77%)、其他银行(24.75%)、其它金融机构(25.47%)和非金融机构(3.01%)。


    另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2020年10月我国外汇交易量为2.1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11.54%,其中客户市场占15.76%,银行间市场占84.34%。


  随着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企业汇率风险管理能力也应同步增长。


    然而,从结算业务统计看,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市场的产品缺乏了解,把握市场机会的能力不强,对中央银行的汇率政策理解不透彻。


    根据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的客户外汇买卖月度数据,并参照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和全国进出口贸易月度数据,对比分析发现,我国企业外汇市场的具体操作策略存在不少问题。


   747,银行买入外汇(企业卖出美元)与当月出口额的平均比率为83.74%,而卖出外汇(企业买入美元)与当月进口额的平均比率为107.23%。


  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期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经历了从贬值、升值和贬值过程。


  在中美贸易摩擦期间,外汇买入和卖出比例没有多大变化。


  疫情暴发后,银行买入外汇的比例激增,但是2020年4月迅速恢复至正常水平;银行卖出美元的比例激增后回落,于2020年末再次出现弹升,但2021年前四个月比例大幅滑落。


  疫情期间,银行买入和卖出比例双双激增,说明我国企业失去了对汇率变化的理性思考。


    其次,进出口企业对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和央行的公开谈话缺乏深度解读,在操作过程中仍采取追涨杀跌策略,未能全盘考虑人民币汇率中长期稳定预期。


  在人民币下跌过程中,国内企业没有及时调整交易策略,即出口企业应抓住机会卖出美元,而进口企业应该仔细解读央行负责人的谈话和政策声明而暂缓购买美元;在人民币升值过程中,出口企业应择机卖出美元,进口企业则应有计划地购入美元。


    最后,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产品缺乏专业了解,常用的交易产品是即期交易(平均占比超过80%),也就是,采取随行就市的策略,对财务管理缺乏合理规划;2018年前7个月和2020年9月至今几个月里,远期交易占比明显上升。


  我国企业较少使用外汇和货币掉期、期权产品等复杂产品。


  国际外汇市场变化难测,我国企业必须主动了解外汇市场,把汇率风险管理纳入管理议事日程,并学会合理利用各种产品管理汇率风险。


  数据公布后,美元大幅下跌,黄金快速走高。


  【克利夫兰联储主席:美联储在减码购债方面要“有耐心”】美国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表示,美联储决策者应该“要有耐心”,等看到更多显示美国劳动力市场取得进展的证据后再考虑缩减资产购买计划。


  梅斯特上周五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此刻保持很大耐心,因为这对经济是巨大冲击”。


  梅斯特在劳工部报告显示美国5月份就业增长回升,失业率降至5.8%后表示,随着经济加速增长,企业在填补创纪录的岗位空缺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


  她说,自己并不过度担心通胀,因为工资上涨预计不会传导至整体物价上。


  梅斯特的言论代表着美联储官员们最新的表态,这一表态仍然偏向鸽派,并有利于黄金的上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外汇投资网 » virtuelles geld